竹敲风

神奇的人。
慎关。

逼良为娼

起名废
没文笔
原地爆炸

病秧子×死心眼
季墨   ×夏至逸
皇帝   ×   将军
攻      ×     受

@草莓味苦瓜糖
💓💓💓

















——

将军府。

在装潢精致的雕花大床中央,一个剑眉星目的青年极不安稳地睡着。

“皇上……皇、季墨!季墨!”
他倏然睁开了眼,发亮的眸子里是化不开的阴郁与疯狂。

他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习惯性地摸向枕边。
那里空无一物。














——

夏至逸此人,按他自己说来,是愚钝至极的。

不仅没能保护好自己心爱的人,甚至不能难过。
因为他也是加害者,他没资格难过。

心怀大义,心怀苍生。
到最后,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冠冕堂皇的理由说的再好听也不过是为了伪装自己丑陋的私念。

“这个奸臣当道昏庸主事的朝堂需要我们来推翻整治!我朝子民在等着我们!”

几分真几分假谁知道呢。

篡位夺权。
为了把那人拉下神坛。
为了把那人囚为笼中鸟。
为了让那双漂亮的眼睛只看着自己。

如果可以的话,付出什么都可以。

可是谁想得到,那双剔透的眸子永远不可能属于一个人。
最远无非生死契阔。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他成功了。

而那人却在他面前狠狠地把匕首插进自己的身体里,本就比常人苍白几分的面容现在更是如同白纸一般。

他后悔了。

而那人却只留下一把做工精美的匕首。

此后,夏至逸便像是陷入了什么诅咒一般,每日晚入睡大抵都会梦到那天,虽万分苦痛,他却仍甘之如饴。
只因除此之外,他便再没法子再见到他了。











——

既然重来。
再失败可就说不过去了。















——

夏至逸望了望高处身居龙椅的人,眯着眼满足地笑了。

他还是老样子,没变,真好。










——

季墨醒来的时候便有些愣了。

因为他现在分明是在他自己的宫殿内,可季墨记得自己是已经归西了的。

“……怎么回事?”他自言自语似的喃喃道。

季墨从不信神鬼蛇神那一套说法,可是此刻他就是重新回到了还没被篡位的时候。

算了。

季墨暗叹一口气。
既来之则安之吧。












——

季墨有些奇怪,夏至逸最近为什么老在上朝时看着自己傻笑。
有神的眼睛微微弯起,嘴角勾起弧度之大,让季墨连他小虎牙也能窥探一二。

但却是有点好看。
夏至逸本就五官端正,这么一笑,更显明朗。

这人,为什么要谋反呢。













——

那一日还是来了,季墨心软多年,根本不想发兵,只能盼着因自己的束手就擒,至少@不会祸害苍生。

这次到倒还是换个死法儿了,季墨看着眼前人递来的酒,伸出手接了。

夏至逸把酒给他后默默退到下位,张嘴说道:“皇上,喝吧。”

季墨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你为什么要起兵谋反,你想要天下吗?”

“臣并不钟情于天下,只是钟情的人钟情于天下罢了。”

夏至逸这话暧昧不清,季墨有些想不明白,他便就顺势不再想,只低头喝下那一杯酒。












——

季墨睁开有些乏困的眼睛,糊里糊涂地坐起身,却发现腰身酸痛,浑身跟散了架似的。

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圈住他的腰,把他又捞了回去。

季墨后知后觉地看向身边 一张熟悉的脸猝不及防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皇上早安,妾身昨晚伺候的您还舒服吗?”

这明明是个阳刚气十足的男人,现在却是媚眼如丝,柔情似水,大抵是经历了充分的浇灌。











——

季墨的记忆随着对方露骨的话语逐渐回笼。

他记得……

那杯酒并不是毒酒,只是里面放了安神的东西。
待他醒来时身上已经被套上了大红的婚服,季墨大脑一片空白,只能在身边人的提示下机械地做出各种动作。

“吉时已到——送入婚房——”
他似乎想要挣扎,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能在一群人的拥护下被送入房内。

然后……

浑浑噩噩喝完交杯酒后他就断片了。

只记得自己那害羞处被纳入一个温暖紧致的地方,身
上人的吻细密落在身上,令人欲罢不能。

只记得自己已经泄过一次,那人却还不愿意放过他,不知分寸的压榨着他。

只记得他最后被欺负的没法子了,只好低低抽泣着让身上人放过他,那人却更情动,压着他在他身上舔了一遍又一遍。












——

“皇上,这大好山河是您的,臣妾也是您的。”









end.

大型搞事情连文宣传通告!

冲鸭。

笔墨一米六:

敲黑板!


注意重点了啊!我们的重点是:搞事情!搞事情!搞事情!


连文的主题是叶受!!!


我们的目标是什么?


是*叶修!!!


另外这次的连文是由大家一起来写一篇文,每个人接着前面的人写的继续往后写这样的


所以!这篇文最后会变成什么走向,我们也不知道╮(╯_╰)╭


有可能一会儿甜,一会儿虐,一会儿抽风,一会儿又沙雕,各种你想不到的内容走向应有尽有!


我跟你们说,这些太太们都是大猪蹄子!!!


由其是里面的某某某!我必须提醒她善良!


大家到时候可以猜一猜,哪一段是哪个太太写的呀~


下面是参加连文的大可爱小可爱们!


@喵喵颜
@一腔野 
@君九别
@鸾舞MAI
@折花入酒
@572-该隐爱吃巧克力
@风扬枫落叶不落
@北迢 
@烟汐喵喵喵
@十方埋伏
@山有木兮
@残花伴醉人
@九曲银河
@无端五十弦
@凰北夜
@无夜
@笔墨一米六
@素言
@故人
@最瘦的大萝北
@来口冰珍奶
@竹敲风


还有一个小可爱还没有告诉我乐福特id,所以暂时还艾特不到她,后面我会补上的!


以上!期待最后的成品!!!


[喻叶]写信的人

甜饼
穿越在最后说明
私设巨多
时间线混乱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
@祭酒花烛















“千山万水,就当作是你我之间的伏笔。”














今天是取信的日子。

喻文州这么想着,脸上总是带着的温柔笑意愈加柔和了。

他有些迫不及待了。

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那封信,那个熟悉的笔迹,那种熟稔的语气。

还有关于那个人的一切。




"叶修。
见信安好。

今天我们这里下雨了,有点担心给你的信会不会延迟,当然,也很担心你的信延迟。

窗外的雨打在玻璃上的水痕很好看,想和你一起看。"
















叶修单手撑着头,白皙而又骨节分明的手中随意转着一只黑笔,过了一会儿好像想到了什么似的低头在一张信纸上写写画画,嘴角不自觉的勾起一个弧度。

“文州这小子什么时候这么甜了……”想起自家小男友的来信,叶修心里就又甜又怅的,那股带着他主人温度的暖流穿过千山万水,不容置疑地流过他心尖儿,流进心底。

“文州。
见字如晤。

你最近倒是很会说些好听话讨我开心嘛,弄得我越来越喜欢你了。
你这甜言蜜语可不可信啊?可信我就信一辈子了?
如果我们一起看雨打,我会说今夜月色真好。
你呢?”












喻文州最近心情很好,因为快放假了,他准备去看叶修,给他一个惊喜。
只是这么干想着,喻文州心里就像吃了蜜一样甜。

月亮皎洁的光洒在窗子前,喻文州忍不住想起了叶修来信里那句“今夜月色真好”。

“还说我甜言蜜语呢,明明你才是跟块酒心巧克力一样。”被自己的比喻逗笑,喻文州想,他今夜梦里应该又是叶修了吧。

初入喉难免会显得有些苦涩,慢慢用温度融化后才发现甜得让人咋舌,且令人心醉。


“叶修。
  见信安好。

快要放假了,可是我这次假期估计会有些忙,所以不能去看你了,很抱歉呀,也很遗憾,只能另找空闲了。
还有,天气冷,你也别来找我了,我们保持信件联系。”


















时节已经是入冬了,路上寒风瑟瑟。
显然,这不会是一个暖冬。

叶修手里捏着刚从收发室拿回来的信,有些失望的抿了抿唇,随即将手中的信纸捏的更紧。

他再次把那段反反复复看过的话看了一遍,眼中的讶异不减反增。
这是大三最后一个假期,大四他们就可以结束异地恋了,叶修很想在这个关头见到对方。

对方没有时间就罢了,还不让他去找他?
叶修并不是不信任自己的恋人,只是这种事情放在谁身上都难免会起疑。

深呼一口气把那股疑问压下去,叶修只觉得路上的风都冷了一个度。


“文州。
见字如晤。

你有事就算了吧,过完假期我们就还是能见到的。

虽然很肉麻,但是我还是要说,我很想你,我希望能早点见到你。”















喻文州很怕冷,但是现在站在寒风里的他几乎抑制不住自己嘴角上扬的弧度。

马上就能见到他了。
马上就能见到他了!

叶修走出考场,如往常一样一边和室友瞎扯一边走向校门口。

聊着聊着,叶修无意识地抬眼看了一眼前方,发现自己心心念念的人就站在那里,然后他整个人都傻了。

过了一秒意识回笼,他才后知后觉发现喻文州的鼻头红红的,他知道对方很怕冷。

这边,喻文州也看到了叶修。
他朝叶修挥了挥手,示意他过来,自己却走了过去。

面对面,喻文州给了叶修一个大大的拥抱。
叶修也用力回抱着他。

从寒意中寻找到对方熟悉的温柔的温度,叶修觉得整颗心怅怅的,鼻子开始不争气的泛酸:“傻子吧你,怕冷还非要站门口等那么久,你不心疼,我还心疼呢。”

喻文州笑眯眯的:“这不是为了早点见到你嘛。”

叶修喉咙一噎,便有些哽咽了。















叶修一直觉得自己是幸运的,上一辈子退役之后不晓得怎么回事睡了一觉就穿成了还只有十几岁的小叶。

但是他有喻文州。

一起长大,相知相爱。

所以他说自己是幸运的。











“如果你说今夜月色真美,我会说,风也温柔。”




end.

看看?

all叶圈子淡圈了,佛更。

以后的产出也大多会是原耽,而且我转型

攻控

了。

all叶圈大多是受控,所以请受控姐姐不要大意的取关我了!

谢谢!!
受控姐姐以后在我这里被雷了也别骂我好八!
再次谢谢!

今天你表白了吗?

多人大型表白场合预警
ooc预警
没有文笔预警

很久没更新了抱歉
lof新版很讨人厌






























〖柔叶场合〗

“门当户对,我又这么喜欢你。要不选个良辰吉日,入赘到我家给我当小娇妻?(笑)”


〖包叶场合〗

“老大老大!你户口本呢?
干嘛?肯定是领证啊!”



〖乔叶场合〗

“前辈,我喜欢你。”
“前辈对我来说就是光。”




〖罗叶场合〗

“叶神,我发现你在我的数据库里是一个不稳定数值,这可能会对兴欣产生影响。”
“所以……咳咳、我、我能申请一辈子时间来深入了解吗?(脸红)”





〖喻叶场合〗

“前辈,苏上天喻文州在线谈恋爱了解一下?(眨眼笑)”




〖橙叶场合〗

“叶修哥,这次我不跑龙套了,我想当你的女主角。
要不,你当我的也行~(吐舌笑)”




〖蓝叶场合〗

“叶叶叶叶叶叶神!这是我自己私藏的稀有材料,全全全全全都送给你!我喜欢你!请跟我交往!”







〖王叶场合〗

“叶修,我是个上床的最佳人选。”






〖戴叶〗

“叶神我告诉你个秘密,我最近改磕戴叶了哦嘻嘻嘻。”







〖孙叶场合〗

“叶修 ,玩心吗?
动了就结婚。”








〖邱叶场合〗

“前辈。我很想你,这次不要丢下我了。”






〖伞修场合〗

“阿修,我喜欢你。”





〖策叶场合〗

“叶修,你垃圾话真的烦。为了其他选手的安危着想,你以后只许烦我听到没。”







〖周叶场合〗

“前辈,喜欢,我的。”







〖江叶场合〗

“前辈,想知道我的厉害吗?(笑)”





〖韩叶场合〗

“叶修,户口本拿好了没?机票我已经买好了,出国领证。”










〖张叶场合〗

“叶领队,你非常需要一个男朋友来接手你的生活作息时间。
我觉得我完全可以胜任。”














〖莫叶场合〗

(递账号卡)













〖方叶场合〗

“老叶!点心大大跟你表白哎!你还不赶紧过来亲我一口答应我!
哎站住!别走啊!什么人啊你!”













〖魏叶场合〗

“烟给你搁这儿了,拿了就是我的人。
爱拿不拿,不拿我是你爸爸。”









〖吴叶场合〗

“小队长,我特意从国外赶回来跟你谈恋爱了。(笑)”

我生平第一次挂人,给你了(❀╹◡╹)你真的惹怒我了

钱笑笑我日你妈
你怎么不滚?
阈悲太太又做错什么了?
不就是被你蒙骗了?
做个人不好?
还要我说话这么难听?
我劝你放下屠刀立地成狗?

无人生还_:

沈瞳意:



我一向不喜欢转发这些,但是这次就很好玩了,看完除了生气就是想笑,原来之前那件事是这样的




天线不好吃:







啧。




六洵无决意。:







愿你在这件事之后的打脸,都要做好被怼的觉悟

     



     


jiemoga:

     








           






列表里很多人都在问昨天发生了什么,本来是不想说的,但是现在不说也是不行的了。

       



       



       



       


昨天我的一个写手朋友在写all叶同人文的时候引用了“愿你们合上笔盖的时候能有叶修不要牧师的自信”,这句话最近在微博特别火。就连高考的芥末我也对这话有所耳闻,并且在看见这句话时表示我依然需要牧师(´-ω-`)。在文章中引用的不止这一句话,还有“少年人生的道路还很长,你不要太嚣张”之类的近期很火的高考应援。

       



       



       



       


然后“愿你们合上笔盖的时候能有叶修不要牧师的自信”的作者 @笑千千——小钱钱 就表示十分愤怒,并在评论区丝毫不客气地评论——

       



       



       



       


“大哥,我问你一下,你在文章中引用这句话得到原作者的同意了吗?你和原作者沟通过吗?你甚至连原作者的名字都没有提,你觉得这个样子像话吗?”

       



       



       



       


好的,现在芥末来和你们一起做一做阅读理解。这是一句微博上爆红的话,然后这个厉害的段子手要求我不这么厉害的朋友在微博的汪洋大海里翻出这句话是从她这里拿出来的。

       



       



       



       


然后,她的重点是放在了“没有提原作者的名字”,那我就得好好揣摩一下,作者小姐你这是怪我朋友在没有经过你的同意的情况下在QQ空间知道了你这句话后就直接使用却没有和你商量?还是我朋友发了这句话没有摆上你的名字让你显摆觉得很恼怒?

       



       



       



       


兄弟们知道吃瓜群众吗?火吗?知道怎么来的吗?一个记者问一个路边啃西瓜地大伯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大伯说我在啃西瓜什么都不知道。然后一个网友评论吃瓜群众,这个词就火了,并且入选了年度热词。我怎么就没有看见那个网友出来显摆自己那四个字成了年度热词?

       



       



       



       


再者说了,你微博发了一句话,不想他传播那你设置为自己可见,那样没有人会抢你的话。我备考写作文天天用李白老人家的话,我是不是还得和老人家聊聊版权的事?那我可以说是真的对不起老人家了。

       



       



       



       


话是你写的,很有趣,甚至看见高考应援很感动,但是你的自私和自以为是已经完完全全伤害了这句话本应有的意义。你的应援是为了全国的高考,却要求每一个转发使用你这话的人必须找你要授权。我不懂你这是出于什么心理,我也不可能去理解你的这种心理。

       



       



       



       


并且我和我的朋友都不是不讲道理的人,我的朋友在得知了这话是你写的时候表示了抱歉,然后你怎么说的?

       



       



       



       


不知道就代表不存在?你就不能查一下?微博搜索关键词啊!

       



       



       



       


啧啧啧,这个话,带着浓浓的显摆……好的,我记住了,当我写“为修疯,为修狂,为修咣咣砸大墙”的时候,我一定在全微博上万家粉圈里找出来是谁发的第一次,虽然可能我会找到天荒地老。

       



       



       



       


我的另外一个朋友,在评论问你写同人文需要如此在意这些?看你干的多好,把人家噼里啪啦一顿骂,直接拉黑了不让她回复你,小姑娘委屈得哟,结果你比她更委屈。

       



       



       



       


看看你在自己群里说的话,不写文了,太伤心了,看看那个五千粉的唠大佬干这事也不嫌丢人?

       



       



       



       


我???丢人???我怎么丢人了???我五千粉惹着你了???

       



       



       



       


你还叫群里大佬去评论去留言给你讨公道?

       



       



       



       


怎么?想把事情闹大是吗?想一群太太来攻击我?我自认为我的脾气真的是很好了,不知道是谁开个小号来骂我骂得这么难听我都没有生气,直到这个小号的主人觉得自己被忽视了就截屏发图片,艾特我,骂我不要脸,还挂tag。直到这个时候,你才真真正正惹怒了我。

       



       



       



       


你要我难受,你也别想好过,怎么?听说你的句子是原创的?我怎么看起来这么眼熟?哦,微博有个没有加V的网友写过这样一句话——愿你们合上笔盖的那刹,有着剑客收剑入鞘的骄傲,然后叶修不要牧师是来自全职的梗。请问,你的原创在哪里?把别人的东西二次创作说是自己原创,你也是很可以的。

       



       



       



       


听说你去骂了很多转载了你的“话”却没有找你要授权的公众号,他们要是每一句话都去要授权,他们不用办了,直接每一期艾特太太你就好了。然后我还得知你在群里显摆自己转发量多,说马上就会有营销号找上你了,当营销号真的找上你了你很激动地通知群里的小伙伴……然后你撕了那些营销号,呵呵。

       



       



       



       


这是新账,我们来清清旧仇。

       



       



       



       


实不相瞒,你是我知道了你的存在就被我屏蔽的人。

       



       



       



       


在all叶圈里发生过一个倒大不小的事,阈悲太太发文抨击碧海太太说她自己写文不多还嫌弃小透明文手,然而碧海太太发的文内容是不希望一些低水平低质量的文章滥竽充数,然后两位太太以及太太的粉丝就打了起来。碧海太太自身就是阴阳师翻墙过来的人,阈悲太太的全职粉丝抓着碧海太太的阴阳师粉丝不放,而阈悲太太也被阴阳师粉丝各种骂,最后两位太太一个退圈一个淡圈。

       



       



       



       


阈悲太太一开始说话就很直接,直接质问碧海太太“配不配”,这事我知道后去找了碧海太太并邀请碧海回来。碧海太太和阈悲太太在经过了深入交涉后两人化解了矛盾,但是最后阈悲太太还是删号离开。

       



       



       



       


那这与我们可爱的钱笑笑有什么关系呢?

       



       



       



       


钱笑笑在lof翻到这个文,先是在某个大型群里哭诉自己粉丝过千却没有评论和热度,在获得众人同情后,发出来碧海的文,咬定了碧海就是在diss她这种小透明。而阈悲太太出于正义心和护短情结,跑去和碧海太太撕逼。

       



       



       



       


这是某个了解真相的朋友说的:“碧海退圈,我就很好奇阈悲太太帮的谁,然后我就去了解了这个笑千千,她之前也是**群里的,说话非常白莲花跟lof可以说不是一个人的那种,我很烦他。因为她一边强调自己千粉没人气一边三次元很恶心人,然后自己就没忍住去那天关于什么退圈的lof评论下面怼他了。

       



       



       



       


接着就是在**群,她出来,我骂她,当着很多人的面骂她,因为她之前说自己不吃杂食,可lof全是杂食,但她没在群里理我,却是找了管理,把我骂他的截图发给了管理,说我发疯了一样在群里骂她,而且她需要一个道歉,她还否认自己说过自己杂食,说我冤枉她,但是无论我怎么给他私信他都不回我,于是我就找管理,再然后管理把她踢了。(进群会注明每个人吃什么cp,并且截图作证)

       



       



       



       


她去找群里一个管理,说为什么踢自己,还说自己抑郁症,各种装可怜,哭,说自己抑郁症很严重。管理烦她,但是还是耐着性子安慰她,还给她发了个红包。”

       



       



       



       


这个回答我找了不下三个人,都得到了应证。我就很好奇了,钱笑笑挑起的事,怎么是阈悲删号退圈?钱笑笑是怎么做到独善其身的?所以,只能心疼阈悲太太。

       



       



       



       


由我另外一个朋友所说:“笑钱钱为了证明自己是个叶粉,秀了一波的购物清单,当时我就不太舒服,比如我家穷,我就不能算叶粉了?然后之前微博一个恶性玩梗事件被她将全部梗都强行上纲上线,我在评论区评论了玩梗还行,这条评论已经被删了,然后一帮人就爬到了我发的申明上去了,在下面跟我骂,说孙翔智商很高的,王杰希眼睛一样大的,喻文州手速老快了,还有他妈的那你有种你tm写文别用这些梗啊,自己不写文,还要说。”

       



       



       



       


孙翔那个倒是对的,但是王杰希眼睛一样的,喻文州手速……这粉丝真是全职亲粉?而且你身为太太,你不压制评论区撕逼还删人评论,我就很迷茫了。

       



       



       



       


你挑拨别人撕我碧海,在群里骂我挚友泼她脏水,放任自己的粉丝撕我朋友,在我写手朋友评论区撒泼,骂了我妹妹你就拉黑她,建小号来骂我,我不理你你就截屏艾特挂tag气我。

       



       



       



       


新仇旧恨一起来,你不是喜欢装可怜,博同情吗?那你继续,我全部证据都摆在这里,我任凭你颠倒是非,不分黑白,你要是能说出个花来给自己脱罪我算你厉害。

       



       



       



       


我芥末,和你的仇是彻彻底底结下了。

       



       



       



       


以及在去年lof黄叶情人节活动,半夏不知秋太太画了熊猫黄叶,并发表,不出三个小时就被盗图。盗图账号是个叫鸾,被我们一堆人质问后把名字改成了鸾是,而就在刚刚这个盗图账号发了文,艾特了我的写手朋友骂她抄袭(❀╹◡╹)

       



       



       



       


所以,我有理由怀疑,钱笑笑你和那个盗图账号是不是有什么匪浅的关系?

       



       



       



       


以及看看妹子你的个人简介,那啥约商稿,带稿私聊,我就……毕竟我就是个靠爱发电的人,也不想靠这个赚什么钱,不过你喜欢就没有办法了是吧?爱全职爱得这么功利,你还真是好意思啊。

       



     


   






今天我也没有睡意

给同意鹅几的千粉五分钟速撸沙雕小段子
你不许说我皮
@沈瞳意





















大噶好。
我叫同意,不可以叫睡意。
叫睡意的话我会捶你偶。

在今天之前我一直是一个非常勤奋的段子手,以一天十更为荣,还经常去挖苦非常佛系更新的竹敲风靓仔。
这个靓仔已经在我的连连打击下死靓仔不怕开水烫了。
值得一提的是靓仔表情包真的妙,我写聊天体没有就会去找他要。
但最近已经不要了,因为他给我的还够用一年。




好了我们拉回话题。
为什么说在今天之前呢?
是因为我今天已经瞎鸡巴玩了一天了,沉迷看小说无法自拔。
里面那只不知道笑点在哪里的八哥(?)让我差点笑到智熄。



虽然这样我依旧爱我的男人们。
其中我最爱叶修和陈立农。

但是你别看我每天都吹爆,吹爆,吹爆,恨不得下一秒就跟他到民政局结婚的样子,其实我一闭上眼满脑子都是他和别的男人上床的场景,而我还一脸姨母笑。
自己给自己戴绿帽真的hin有意思,我友情建议你们尝试一下。
我不是胖,是智慧在膨胀。


啊,今天也是没有睡意的一天呢。
人间不值得。
爱他❤

来七哥
日常吹你的时候到了
@六洵无决意。

[黄叶]待我成精

第一棒

狗精黄
ooc预警
文笔辣鸡






















###

叶家公子是个短命的。

打从娘胎里出来就是体弱多病,小时候还生了一场大病,差点就告别这个五彩斑斓的世间了。

可这并不妨碍他乐观积极向上给啥要啥。

黄少天是小公子少年时候捡回来的一只金毛,小公子还傻兮兮的给它起了个人名。

于是黄少天过上了和叶修小公子同吃同睡的日子。

他俩虽然物种不同,可意外的合得来。

黄少天没事就爱瞎叫,别人都管不着,只有叶修轻轻瞟它一眼它就夹着尾巴闭嘴了。

黄少天知道不能让叶修生气。

它还记得它刚回叶家没多久的时候不懂事,惹得叶修气了,小公子差点就一口气没上来,被黄少天气死了。

从此以后黄少天就长了记性,不管发生什么,绝对叶修优先,不能让叶修有大的情绪波动。

说起来也神奇啊,黄少天虽然只是只金毛,可意外的通人性,甚至有自己的神智。

嚯,这狗不一般,能成精。
这句评价来自于叶修隔壁那个大小眼。

黄少天到现在都还记得叶修当时脸上那个微妙的表情,想笑吧又觉得王杰希神经病该损他两句。
这把黄少天给委屈的呀。



日子转眼就过去了。
小公子还是没能熬过他25岁那年的冬天。

黄少天当时还在外边儿瞎溜呢,回来这一看整只狗都愣了。
占据它整个世界的小公子躺在床上,盖着毯子,脸色苍白如纸,奄奄一息。
黄少天慢慢凑过去,不敢发出一点儿声响,像是怕惊到叶修了一样。

“汪……”它又惊又怕的出声,却更像是一声呜咽。

叶修注意到了它,有些费劲地将手伸到它头上,用力摸了两把,仿佛在给它吃定心丸。

断断续续的声音传来:“黄少天……你能成精,好好、咳咳咳、好好修炼,下辈子……来找我
……”
黄少天眼里立马就水汽氤氲了,它伸出舌头舔舐着叶修的手心,用力地点了点头。

小公子很快就没了。
黄少天在小公子下葬那一天,看着他没了影,才转身跑了。






它跑啊跑,跑啊跑,跑啊跑,争分夺秒。

它已经很累了,可它不敢停下来,它知道还有人在等他。

它终于寻到了一处好山水的地方,一待就是上百年。

























###

放学归家的小路两侧种满了银杏树,秋天一到,银杏叶满天飞舞,毫无章法却透着自成一派的凌乱美感。

夕阳西下,乖顺地掠过每一寸它能力所及之处,在银杏林这个仿佛独得上帝宠爱之处稍稍停顿,为它镀上一层令人沉醉的,透着温暖气息的阳光,继而转走。

那一瞬,这个稀松平常的树林子倒是真的不似人间。






叶修颇有些头疼地看着身边这个恨不得粘到自己身上的黄毛,无奈地开了口:“不好意思同学,你这样我走不了路,而且咱们俩也并不熟吧,你一直跟着我干嘛?”

“我是黄少天啊叶修!你不记得我了?!明明是你让我好好修炼来找你的,你怎么可以不记得了,怎么可以不记得了……你怎么能这样……”黄少天抿了抿唇,眉宇间好像有些阴霾,但又好像只是错觉而已。

反看叶修已经被这个狗血剧情雷到原地爆炸炸成烟花了,他迟疑着开口:“同学咱俩之前并没有见过吧,你可能是认错人了?”

黄少天嘴一撇,不由分说地拦住叶修:“我不管!是你让我来找你的!你要负责听到没有听到没有听到没有!你不负责我就一直粘着你粘着你粘着你!”

然后不待叶修反应自己叽里呱啦地把他们的事说给叶修听。

叶修被打断好几次之后学乖了,就闭嘴看着黄少天说。

居然没被说睡着,叶少爷也是个狠人,社会社会。



半个小时后。

黄少天终于把他那点一百字就能完结的破事儿啰嗦完了。

叶修听他这一顿叽里呱啦肯定不能信不是。

黄少天也不是个有耐心的主儿,“噗”一声变成狗了。
又“噗”一声变回人了。

然后问叶修:“这下信了没?”

叶修:“……”
叶修:“不好意思我想起来家里还有点事好像是着火了我先走了再见不再也不见。”





结果最后叶修还是把黄少天带回了家。
也其实没啥,有人来了黄少天“噗”一声变回金毛就行了。


黄少天也不知道在哪开的挂,居然成了叶修班里新来的插班生,学习还挺好。

叶修也就权当多了个尾巴,但事实也确实是这样,黄少天是真的恨不得无时无刻都和叶修在一起,还最好是粘着的。

不管黄少天多像个人,他其实本质还是金毛,比如不爱穿衣服。

黄少天不爱穿衣服是不爱穿,但叶修不许他光着,他就在家老不穿上衣,只穿个大裤衩。

有一次叶修回家,看到黄少天正趴在草坪的小片沙滩上晒太阳,有点向蜜色发展的肤色沾着水,在阳光下好像在发光一样。透着少年气十分漂亮的脊梁骨不容忽视地闯入见者眼帘。

黄少天这时看到了叶修,蛮高兴地朝叶修招了招手,却发现对方脸色有点不对劲。

“叶修!唉你怎么脸红啦?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被我的美色迷住了哈哈哈哈我就知道本大爷魅力无限……唔唔唔”话还没说完,黄少天的嘴忽然被一只过分好看的手捂住了。
而这只手的主人此时脸微微红着,眼尾撩起,有些恼羞成怒地瞪着他,眼里水光潋滟,十分可口的样子。

黄少天突然觉得自己有点渴,口干舌燥。

于是他伸出舌头舔了舔叶修清凉的手心,叶修触电似的收回手,跑了。

黄少天看着他的背影露出一个灿烂的笑,洁白的小虎牙在阳光下反着光,感觉心里甜丝丝暖呼呼的。

美滋滋。

那天以后两人好像就好像离什么只差捅破那层窗户纸了。
叶修这边是挺坦荡的,反而黄少天跟少女怀春似的,扭扭捏捏。

直到有一天叶修突然叫黄少天过来,说要给他东西。
黄少天面上稳如老狗,实则慌得一批。

叶修买了一副耳钉,黑色的,很简单。
打耳洞的时候黄少天那个表情……啧啧啧,不忍看不忍看。

好不容易带上了,黄少天问叶修:“你什么意思?”

叶修笑了,是带着少年得意和锐气的一个笑,直逼人心,惑人心神。
“狗牌儿。”
























###

人只能活一定年数,妖可以活好久好久。
但也只是好久,不是永久。























###

第七辈子。

黄少天要死了。

他瞒着叶修给自己挖了个坑。

他以为叶修是不知道的。










“傻子。”
黑暗中突然传来了一个不符合这里的声音。
黄少天给吓醒了。

叶修心里百味杂陈,有气有恼有委屈有心疼,最后化为庆幸,劫后余生的庆幸。

“黄少天你傻逼不傻逼啊?你怎么想的你,把我自己扔下好玩儿是吧。”

“你是死狗又不是死鸭子,嘴这么硬干什么啊!”

“闭嘴我现在不想听你说话,躺下,想自己死嘛,我陪你死。”

黄少天张嘴又闭上,重复了好几次,最后却只讪讪憋出了一个人名:“叶修……”

叶修重重地叹了口气:“没事,我陪着你。”

“妖应该也会轮回吧,以后不让你找我了,我去找你行了吧。”

“睡吧。”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