竹敲风

搞cp本搞。
唉原耽也行✌。

其实归根结底啊,习还是要学的。
我不知道那些为自己而学的人是怎么想的,那我就拿我自己举例吧。

我学习,说白了不是为我自己学的,因为我没有上进心啊。
我学习就是为我爸妈学的。

我想,不管为了什么学,你有了这个理由或动力,你就要去努力了。
高不成低不就还好,万一真的差呢?

我给我爸妈学,为了给他们争面子啊。
他们费心费力把我塞进重点,别人一问起来:“唉你们家孩子在哪上学啊?”
“某重点。”
“哎呀那你们孩子学习肯定好吧!”
你要是学习不好你让他们咋说?

我愿意给他们学是因为我爱他们。
但是我又爱我自己。

我现在觉得我已经爱他们超过爱我自己了,但是思想还是会松懈。

那谁。
要努力学习了啊。

唉。
我好久没有更新。
我哭了。
你们呢。

快!让我康康!!

哎我是天才吗。

做一个补充。
看看会是谁的忌日。
😁😁😁

@江书衍_ 杠精和ky有多远滚多远

骂人。

首先。
江桥您可真行。
自己他妈的侵权还跟别人求着你写似的。
脸皮挺厚啊?
挂你怎么了。
我还要杀你呢。

其次。
您的亲友也真行啊。
不是一家人不进一个门。
你过来给我扇俩巴掌玩玩?

然后。
你的傻逼言论让我非常不适。
你没人教吗?
是不是孤儿啊您。

最后。
我懒得跟你废话了。
能把我逼上lof您也是👍。
五毒俱全啊你。
祝你早日暴毙🎉🎉🎉

@江书衍_ 杠精和ky有多远滚多远

你干嘛呢。
有本事别不可评论啊。
不可评论你说你妈呢。

甜甜十方:

太恶毒了吧


芬达想循环打爆江600的脑壳:



您真的恶毒。
顺便说。教唆别人自杀构成犯罪。




江书衍_ 杠精和ky有多远滚多远:







约完d5回来听说有人因为我割腕?
okkkkk,我求你快去死吧,心理承受能力这么差还好意思出来混圈玩网络。
顺便感谢一下把某人逼到割腕的小可爱,真心感谢你,你是天使!!!
真是承包了我今年的笑点了,你死不死跟我有个屁关系,我把刀架在你脖子上让你去死啦?
要割腕赶紧割,别磨磨唧唧的。
快去死吧,我谢谢你哦。
希望我看完电视剧回来能听到你死了的好消息。





逼良为娼

起名废
没文笔
原地爆炸

病秧子×死心眼
季墨   ×夏至逸
皇帝   ×   将军
攻      ×     受

@草莓味苦瓜糖
💓💓💓

















——

将军府。

在装潢精致的雕花大床中央,一个剑眉星目的青年极不安稳地睡着。

“皇上……皇、季墨!季墨!”
他倏然睁开了眼,发亮的眸子里是化不开的阴郁与疯狂。

他擦了擦头上的冷汗,习惯性地摸向枕边。
那里空无一物。














——

夏至逸此人,按他自己说来,是愚钝至极的。

不仅没能保护好自己心爱的人,甚至不能难过。
因为他也是加害者,他没资格难过。

心怀大义,心怀苍生。
到最后,还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他冠冕堂皇的理由说的再好听也不过是为了伪装自己丑陋的私念。

“这个奸臣当道昏庸主事的朝堂需要我们来推翻整治!我朝子民在等着我们!”

几分真几分假谁知道呢。

篡位夺权。
为了把那人拉下神坛。
为了把那人囚为笼中鸟。
为了让那双漂亮的眼睛只看着自己。

如果可以的话,付出什么都可以。

可是谁想得到,那双剔透的眸子永远不可能属于一个人。
最远无非生死契阔。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他成功了。

而那人却在他面前狠狠地把匕首插进自己的身体里,本就比常人苍白几分的面容现在更是如同白纸一般。

他后悔了。

而那人却只留下一把做工精美的匕首。

此后,夏至逸便像是陷入了什么诅咒一般,每日晚入睡大抵都会梦到那天,虽万分苦痛,他却仍甘之如饴。
只因除此之外,他便再没法子再见到他了。











——

既然重来。
再失败可就说不过去了。















——

夏至逸望了望高处身居龙椅的人,眯着眼满足地笑了。

他还是老样子,没变,真好。










——

季墨醒来的时候便有些愣了。

因为他现在分明是在他自己的宫殿内,可季墨记得自己是已经归西了的。

“……怎么回事?”他自言自语似的喃喃道。

季墨从不信神鬼蛇神那一套说法,可是此刻他就是重新回到了还没被篡位的时候。

算了。

季墨暗叹一口气。
既来之则安之吧。












——

季墨有些奇怪,夏至逸最近为什么老在上朝时看着自己傻笑。
有神的眼睛微微弯起,嘴角勾起弧度之大,让季墨连他小虎牙也能窥探一二。

但却是有点好看。
夏至逸本就五官端正,这么一笑,更显明朗。

这人,为什么要谋反呢。













——

那一日还是来了,季墨心软多年,根本不想发兵,只能盼着因自己的束手就擒,至少@不会祸害苍生。

这次到倒还是换个死法儿了,季墨看着眼前人递来的酒,伸出手接了。

夏至逸把酒给他后默默退到下位,张嘴说道:“皇上,喝吧。”

季墨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你为什么要起兵谋反,你想要天下吗?”

“臣并不钟情于天下,只是钟情的人钟情于天下罢了。”

夏至逸这话暧昧不清,季墨有些想不明白,他便就顺势不再想,只低头喝下那一杯酒。












——

季墨睁开有些乏困的眼睛,糊里糊涂地坐起身,却发现腰身酸痛,浑身跟散了架似的。

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圈住他的腰,把他又捞了回去。

季墨后知后觉地看向身边 一张熟悉的脸猝不及防出现在他的视野里。

“皇上早安,妾身昨晚伺候的您还舒服吗?”

这明明是个阳刚气十足的男人,现在却是媚眼如丝,柔情似水,大抵是经历了充分的浇灌。











——

季墨的记忆随着对方露骨的话语逐渐回笼。

他记得……

那杯酒并不是毒酒,只是里面放了安神的东西。
待他醒来时身上已经被套上了大红的婚服,季墨大脑一片空白,只能在身边人的提示下机械地做出各种动作。

“吉时已到——送入婚房——”
他似乎想要挣扎,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办。
只能在一群人的拥护下被送入房内。

然后……

浑浑噩噩喝完交杯酒后他就断片了。

只记得自己那害羞处被纳入一个温暖紧致的地方,身
上人的吻细密落在身上,令人欲罢不能。

只记得自己已经泄过一次,那人却还不愿意放过他,不知分寸的压榨着他。

只记得他最后被欺负的没法子了,只好低低抽泣着让身上人放过他,那人却更情动,压着他在他身上舔了一遍又一遍。












——

“皇上,这大好山河是您的,臣妾也是您的。”









end.